海南 > 滚动新闻

海口一八旬老人育有三女却无人照顾 外孙称无法支撑养老费用

作者: 孙令正 来源: 南海网
2017-07-12 19:41 
分享

卢惠蓉是一位年届八旬的老人,此前是海口一家食品厂的工人,一生生养了三个女儿,那些年夫妻二人含辛茹苦把女儿抚养长大,还在府城老家盖了一栋五层楼。房子前些年已经卖了,从今年春节开始,老人因病住院治疗后,被送往海口椰岛之家养老院进行护理。但自此三个女儿从来没有来这里看一眼老人,也没有给她送来一分钱的护理费。虽然老人每月有退休金,但至今却不知道老人的社保卡在谁的手里。近半年来,老人的护理费用便落在两个年轻的外孙身上。虽然孝心可嘉,但如今每个月数千元的费用对于这两个只在外面打零工的年轻人来说却难以支撑。为此,兄弟俩希望,包括妈妈及两位姨妈能够担起应有的责任,“好好照顾外婆”。

在椰岛之家养老院里,八十岁的卢惠蓉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鼻子里插着管子。除了眼睛偶尔睁开一下,老人几乎没有意识。(南海网记者孙令正)

90后担重任照顾外婆

7月12日上午,在位于海口市新大洲大道的椰岛之家养老院里,八十岁的卢惠蓉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鼻子里插着管子。除了眼睛偶尔睁开一下,老人几乎没有意识。

养老院护理人员介绍说,老人自今年春节送来后,几乎处于无意识状态,这也给她们的护理工作造成很大的压力,“别说走路、洗澡、大小便,哪怕是吃饭都需要护理员照料”。为了照顾好老人,养老院也特意安排了比较有经验的护理员护理她;为了维持老人生命,护理员只能用给老人插管喂饮流食。

护理员介绍,老人自送到这里后,除了两个外孙,几乎无人过来探望。而且,这几个月来,都是她两个外孙送来护理费。

这一天上午,老人的外孙黄成鑫来到养老院,他说,因为这阵子较忙,“已经好几天没有过来看外婆了,心里非常想念”。

黄成鑫介绍,他和哥哥目前在海口打零工,收入并不高,而这几个月来为了给外婆送护理费,已让兄弟俩“压力很大”。特别是这两个月来,因为哥哥“手头上确实拿不出来费用”,老人的护理费只能靠他一个人付。

看着神志不清的外婆,黄成鑫感到十分心疼和担心:“外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如果有一天离开人世,那么后事需要一笔费用来料理,但按照自己和哥哥目前的经济状况,无法再支撑这一重担”。(南海网记者孙令正)

虽然养老院了解情况后,也酌情给老人减免了许多费用,“但这种级别的护理,每个月最低也得三、四千元”。这个月为了给老人缴纳护理费,黄成鑫无奈之下,只能向女朋友借了两千元才能凑够护理费。

更让黄成鑫担心的是,外婆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如果有一天离开人世,那么料理后事需要一笔费用,按照自己和哥哥目前的经济状况,无法再支撑这一重担”。

老人育有三女却无一人照料

黄成鑫今年23岁,家住海口市府城镇,他的母亲是老人的第二个女儿。据他介绍,从小开始,父亲和母亲就已经离婚,他一直跟着父亲生活。

黄成鑫说,外婆原本经济条件很好,是海口一家食品厂的退休工人。老人不仅有退休金,在海口市府城朱吉里还有一栋五层楼的房子。现在这栋房子已卖给别人了,“应该是母亲她们姐妹三人一起卖的”。前些年外公去世后,外婆就由黄成鑫的母亲照顾,“最近的一次就是春节前老人住院,也是母亲照顾的”。

为了照顾好老人,养老院也特意安排了比较有经验的护理员护理她;为了维持老人生命,护理员只能用给老人插管喂饮流食。(南海网记者孙令正)

黄成鑫说,他的大姨“据说也在海口,但一直联系不上;小姨人在珠海,也很少联系”。令他感到奇怪的是,在他印象里,“小姨是一个很好的人,为啥丢下外婆不管呢?”

黄成鑫说他其实不想介入“母亲姐妹间的纠葛”,但为了外婆,他曾跟小姨的女儿劝说过让她“管一管老人”,但每次小姨都特别生气。

那么,这姐妹三个究竟是怎么回事,把老人丢给外孙照管呢?

令人遗憾的是,黄成鑫说,因为母亲“电话号码经常改变,每次都是她拨过来,所以无法联系上”;“大姨几乎没有联系,所以没有她的电话号码”。黄成鑫向记者提供了他的小姨的电话号码。7月12日下午,南海网记者拨通了黄成鑫小姨的电话,当记者说到老人目前无人交赡养费的时候,她说了一句“不要找我”便挂断了电话。

谁领取老人的退休金?

据黄成鑫介绍,老人是一名退休职工,每个月都有退休金,但让他和哥哥奇怪的是,老人的社保卡也至今也不知道在谁手里,老人每个月的退休金不知下落。

老人神志不清已经好长时间了,她的工资社保卡谁拿呢?退休金是否领了?

7月12日,南海网记者从海南省社保部门了解到,卢惠蓉的社保卡(也是退休薪发放卡)是2016年12月填表发放的,当时候代办人是“何琳”。黄成鑫说何琳就是他的妈妈。当天,南海网记者查找到了何琳的手机号码,但拨打后发现已是“空号”。

社保部门的工作人员认为,老人的工资每月会按时发放到社保卡里,“如果征得持卡人同意,可以到办卡银行对原来的社保卡办理挂失手续,然后重新办理一张新的社保卡”。

对此黄成鑫说:“不管外婆退休金多少,如果能交出来,不仅可以减轻兄弟两照顾老的压力,而且也可以料理老人的后事了”。

老人目前已经处于弥留之际,剩下的日子也不多了,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东西比得上母亲的爱重要?所以,他希望母亲她们姐妹三人不管发生了什么,都应该回来照顾老人,“因为这是你们的母亲;要不,就把老人的工资社保卡交出来,让我和哥哥来照顾,给外婆养老送终”。

南海网、南海网客户端海口7月12日消息(南海网记者 孙令正)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